儿子莫名自杀,父亲卧底“约死群”寻找真相

admin
admin
admin
4394
文章
1
评论
2020-08-0814:34:30儿子莫名自杀,父亲卧底“约死群”寻找真相已关闭评论 165次

当儿子莫名自杀后,父亲卧底“约死群”,成为劝生者。他说:“我所能做的就是揭开自己的伤疤,

用切肤之痛,引起社会和每个家庭的关注与反思,让我儿子的死能够有一点儿意义……”

儿子莫名自杀,父亲卧底“约死群”寻找真相

儿子莫名自杀,父亲加入“约死群”寻找真相

2018年5月22日晚,胡一民刚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桌,就看见21岁的儿子胡晓背着一个旅行包出门了。他追到门口问:“你才回来,这会儿就要走?你去哪儿?”胡晓没有回答,也没有回头。

30分钟后,胡一民收到儿子的短信:“我约了一个朋友去北京城里玩儿,28日回家。”但28日,胡晓并没回来,而且手机关机。胡一民家住北京郊区,儿子胡晓在北京一个亲戚的工厂打工。胡一民联系不上儿子,连忙给亲戚打电话。亲戚说,胡晓并没来工厂上班。查看儿子的微信运动步数,发现从26日之后一直是零,胡一民顿生不祥之感,当即报警。

警方跟踪调查,发现胡晓24日就去了武汉,和一名叫张宇的男青年在黄陂区上了几小时网吧,住了一夜宾馆后,手机定位就消失了。胡一民夫妻立即赶往武汉,在黄陂区的大街小巷焦急寻找了几天几夜,却毫无音讯。

6月8日下午,胡一民接到警方电话,说黄陂区某小区一出租室发现了3具烧炭自杀的遗体,让他去辨认是否有胡晓。听到这个消息,夫妻俩瘫倒在地,抱头痛哭!“当时直觉告诉我们,儿子肯定凶多吉少了。”回想当时的情景,胡一民悲从中来,哽咽道。

当胡一民浑身颤抖地拉开遗体袋拉链的那一刻,他崩溃了,真的是儿子!他抱着胡晓的遗体声嘶力竭地哭骂道:“你是中邪了还是吃错药啦?好端端的你为啥自杀啊?你告诉我,你告诉我啊!”

胡一民不知道儿子为什么自杀:“虽然晓晓性格内向,但并不消极。他也从没有跟我们说过遇到过什么刺激和挫折。他在亲戚工厂上班,工作不会受委屈啊!”

为了弄清儿子自杀的真相,胡一民学会了用QQ。7月5日晚,他登录了胡晓的QQ账号,发现儿子加入了一个叫“煌川水”的QQ群。他迫不及待地打开这个拥有479名成员的大群,翻看里面的聊天记录,心不由得“突突”狂跳起来:“太可怕了!群里的年轻人居然三五成群地相约一起自杀,充满了负能量和瘆人的气息!我顿时明白,这是一个约死群,晓晓就是在这个群里和两个人一起相约烧炭自杀的!”

见到胡晓的头像点亮,一些群友接二连三地刷屏:“胡晓,你是人,还是鬼?”“你不是自杀了吗?”胡一民立即亮明了身份:“我是胡晓的爸爸。”群里安静了一会儿,有人发问:“你进来干什么?是不是儿子死了,想不开也想死?哈哈,我已准备好了炭,约好了两个兄弟后天烧炭,你也一起来吧!”紧接着,很多人跟着一起“哈哈”笑起来,纷纷说:“祝你们烧炭自杀成功,哈哈……”

隔着屏幕,胡一民都能清晰感到,这些孩子的心有多灰暗和麻木。他叹口气说道:“孩子们,你们还年轻,生活中遇到了挫折和困难很正常,应该想办法去解决,为什么要那么消极想到死呢?你们这些想法太荒谬了啊!”

他的话立刻引来众多群友的攻击。一个小伙质问他:“你有啥资格在这儿教育我们?你儿子想什么你知道吗?你就知道赚钱!”

胡一民愣住了,忽然意识到儿子自杀的真正原因。这几天,他整理儿子的遗物,发现晓晓买了很多书,都是一些关于人生思考方面的哲学书籍。也许,他早就在思考生存和死亡的事情,甚至怀疑人生的意义。自己因为工作忙,从未关注过儿子的内心世界,给他一些积极的引导。就在这时,性格内向的晓晓进了约死群,它的负能量给迷茫的晓晓提供了自杀的勇气。于是,他和几个同样深陷彷徨的孩子相约走上了不归路!

不希望别的孩子走儿子的路,他成了一个劝生者

胡一民意识到:自己的家庭教育是有问题的,父子之间的沟通太少了。他只照顾孩子的衣食住行,却从没有关注过他的心理和感受。但是,如果没有约死群成员相互间的怂恿,儿子不见得会选择自杀。晓晓已经走了,群里还有这么多在生死关口徘徊的孩子,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孩子走上儿子的路,让他们的父母和自己一样承受锥心的丧子之痛!胡一民决定报警,向警方举报了这个400多人的约死群。

第二天,约死群“煌川水”被封了,胡一民长长松了口气。但很快,一个叫“李俊华”的人加他为好友。李俊华告诉他,他是一个劝生者:“约死群里有很多人并不是真心想死,真想死的直接自杀了,不会和人约死。我劝导过不少这样的人,他们最终放弃了自杀的念头。这里很多人都刚刚步入社会,缺乏应对社会的能力和经验,对人生的设计过于理想,接受不了任何打击。很多人只是暂时受挫,处在一个人生低潮期。所以,他们还有救!”

听李俊华这么一说,胡一民顿时泪流满面:“晓晓就是这样的情况啊!如果他约死时,能得到别人的劝慰,得到一个正向引导,他就不会做傻事了啊!”群里全是年轻人,和儿子差不多大,在胡一民眼里都是孩子,胡一民决定一定要劝这些孩子回头。李俊华还告诉他一个重要的信息,“煌川水”的群主又建了一个新的约死群“另一个世界很美”。他已经被封习惯了,封完马上再建新群。

胡一民注册了一个新的QQ号,然后以一个约死者的身份卧底到“另一个世界很美”,关注群里的动态。他无奈地看着约死群每天几千条关于死亡的聊天记录,愈发焦虑不安。既然举报封群治标不治本,他决定也做一个劝生者。

7月7日晚,胡一民浏览群消息时发现,有3个年轻人相约第二天下午去杭州萧山自杀。其中一个人说,他已准备好了炭和安眠药,并且留下了电话号码,以及和另外两人见面的地点。

胡一民当即向杭州警方报案。警方提前蹲守在3个人约好的地方,通过电话号码,找到了这3个赴死的年轻人,对他们进行了一番批评教育后,他们立即打消了自杀的念头。

成功挽回3个年轻人的生命,挽救了3个家庭,胡一民心里很安慰。但两天后,他发现群里又有4个孩子约死。这次,他们却没留下手机号码和地点。人海茫茫,仅凭QQ号,警方是无从找到这些约死者的。

当时,已是凌晨两点多,胡一民生怕他们出意外,他立即加3个孩子为好友,劝他们放弃自杀的念头!好在,有一个人“难为水”在线,通过了胡一民的好友申请。胡一民问:“你为什么想自杀?”“难为水”一直不回答。为了拉近距离,得到他的信任,胡一民给他发了100元红包。

这招儿果然管用。“难为水”主动跟胡一民说起了自己的遭遇。他今年18岁,家在河南农村。一年前,他去广东打工,因赌博在网上借贷了5万多元。最近,他失业了,生活很困难,网上借贷公司又天天催债。他想,与其过这种折磨人的生活,不如一死了之。

胡一民急了:“你傻啊!你的命就值5万元?你年轻,有的是力气。你可以送快递,也可以送外卖。你好好干,5万元很快就能还上了啊!”

“难为水”说:“可我借的是网贷,到了限期还不完要加很多利息!”胡一民说:“你赶快跟父母坦白,只要你知错就改,父母一定会原谅你,帮助你的。”到底是孩子,“难为水”一听,竟然乐了:“对啊!哪怕被父母打一顿,也比自杀好几千倍啊!”

第二天,“难为水”退出了约死群,把一起约死的两个孩子的信息告诉了胡一民,他立即报警,警方成功阻止了他们的自杀行动。事后,胡一民找那两个孩子聊天,一了解才知道都是小挫折:一个做了眼睛手术后,不能长时间看手机和上网,觉得人生没意思;另一个是失恋,对方嫌弃自己穷。于是,两个生活不如意的孩子,看到大家都在群里约死,就糊里糊涂地相约一起去跳楼自杀。

胡一民把两个孩子痛痛快快地骂了一顿:“如果你们是我孩子,我就把你们关起来,饿个三天三夜,让你们好好反省反省!到那时,你们就会知道,这种行为有多荒唐!人这一辈子,谁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挫折,要都像你们这样,还不得死1000次啊!”

经过胡一民苦口婆心的劝导,两个孩子最终退出了约死群。后来,胡一民跟他们联系,他们都已经打消了自杀的念头,说再也不想提过去那段无知、梦魇般的经历了。

千方百计劝阻孩子们自杀,他只是想救赎自己

卧底约死群才10多天,胡一民就通过报警和谈心的方式,挽救了7个孩子的生命,打消了10多个孩子自杀的念头。

但有些约死者特别固执偏激,怎么劝都不听。每当听到有人自杀的消息,胡一民都很无奈和难过,他说:“自从进了这个群,我身心一直很疲惫。劝生太浪费时间和精力了,有时候我劝自己,眼不见为净,屏蔽这些孩子吧。可是,我根本做不到,只要发现他们约死,我就会劝导他们,哪怕夜里,我都要去跟他们聊,可是,有的孩子太固执偏激了……”

7月21日,“灰色鱼”在群里约死。不一会儿,就有一个群友响应。胡一民赶紧找“灰色鱼”私聊。聊天得知,他是个富二代,患有强直性脊柱炎,发病时,身体僵硬得像铁块一样不能动弹。为此,他很抑郁,多次尝试自杀。他去过三亚跳崖,中途没有胆量放弃了,后来尝试吸汽车尾气自杀,结果停在路上的车被撞坏,也没有死成。他说,这次他一定要成功,谁劝都没用!

胡一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导了“灰色鱼”好几天,他却说:“你信不信,你要再劝我,我立马开车提刀到你家,然后当着你的面自杀!”之后,就把胡一民拉黑了。

7月29日,胡一民看到群里消息,说3个群友从15楼跳楼自杀了,他非常遗憾难过。其中一个女孩,他曾劝导过,但她从没理会过他。女孩曾在群里吐槽,她工作不顺心,后来干脆辞职,用泡网打游戏的方式麻木自己。怀孕3个月时,男友抛弃了她。于是,她悲观厌世起来。7月23日,她在群里约人跳楼自杀。胡一民看见后,立即找她私聊,但女孩一句话也不肯说,这场悲剧发生了。

讲述着这些案例,胡一民叹着气说:“对于这些孩子,我无奈又无助,我看到了自身力量的渺小,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。”

8月初,胡一民找到约死群群主“疯癫的狂人”,说:“你把群解散了吧,不要再跟警方捉迷藏了。孩子们没有这个聚集的群,单个人就没那么大的胆量去自杀,也许自杀率就不会那么高。”

“疯癫的狂人”却“哈哈”大笑:“你别天真了!就算我不建群,别人也会建。怪就怪有人对约死有需求,他们想死就会聚集在一起。即使不在QQ上,也会在微信、贴吧、微博上约死,封不干净的。”

胡一民质问他:“你们这些群主都疯了吗?难道你们不怕法律的制裁?”“疯癫的狂人”说:“我既不劝生,也不劝死。所以我明知道你是劝生者,也没有踢你,随便你怎么劝。他们都是自愿加入到约死群的,又不是我逼着他们进来的,我从没逼他们去自杀,他们自杀是自己的行为,我担什么责?”

那群里这些孩子的死亡谁担责呢?难道,网上平台对约死群就没有一点儿办法了吗?难道,约死群的群主真的不用担法律责任?为什么现在的孩子经受不了一丁点儿的挫败呢?为什么他们宁愿去自杀,也不愿跟父母沟通求助?为什么现在的父母越来越不了解孩子的想法?在约死群卧底的时间越长,胡一民越纠结难过。

胡一民还没有从儿子自杀的悲痛中走出来,他坦诚地对记者说:“我没有那么高尚。我做劝生者,其实是在救赎自己。我是一个失败的父亲,对儿子的关注不够,没能阻止他自杀。我只希望自己可以为儿子做点儿什么,希望我做的所有努力,能给社会以及每个家庭带来一点儿警醒和思考……”

截至发稿前,记者获悉,由于劝生者举报,约死群“另一个世界很美”已经被封。群主又建了一个新约死群,胡一民又开始卧底劝生,他决定死磕到底。

转载:https://3g.163.com/dy/article/FJEGFKHV05372LX8.html

  • 微信砍价群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关注公众号
  • weinxin
admin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-08-0814:34:30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qc60.com/2020/291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