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上海,电商平台输给了微信群

admin
admin
admin
8254
文章
1
评论
2022-04-2221:59:46在上海,电商平台输给了微信群已关闭评论 5次

当电商平台失灵,微信群成了社区自救的最后阵地。通过扁平化的交易,直通商家和社区居民,解决了90%的需求。但是也有投机分子,通过微信赚取不义之财。

在上海,电商平台输给了微信群
图片来源于陆玖财经

上海这波封城,把电商平台打回原形,原来平台也不是无所不能的。

几大平台,抢不到货,送不进城,无法到家。社区团购的网点也逐渐因种种原因关闭。居民足不出户,生活物品的采购回到原始状态。

人们开始用自救互助,微信群成了最直接的通道。他们各显神通,联系有保供资质的企业,确定最低起送额度之后,通过微信群订单接龙。有保供企业资源的人,做起了二道贩子,价格逐步推高。

外卖小哥则疯狂加人,进入各种微信群接私单。封城日久,打赏越来越离谱。

平台休克,因为支付和沟通的便利,微信成了信息和交易的平台。

当然,在混乱的局势下,难免会有人浑水摸鱼,哄抬价格。

电商平台“全军覆没”
封城特殊时期,电商平台的脆弱性完全暴露了。

能在叮咚、盒马或者美团上抢到菜,堪比中彩票。

而原有的社区团购,也几乎难以指望。

家住闵行区的周周女士,每天早上都会定好闹钟,八点钟在叮咚抢菜。为了确保抢菜成功率,她要从7:45就开始往购物车扔菜,不停地点,7:50开始使劲刷屏,确保自己排在最前面。

“我全部付款,能付到什么算什么。”周周说,叮咚的好处在于它的前置仓,只要支付成功,今明两天一定可以送到。但是据她观察,身边能抢到的人很少。周周说,浦西刚封的时候,下午偶尔也可以捡漏,但是现在捡不到了。

盒马和叮咚不同。周周女士说,盒马不接受个人抢单,在最开始的时候,因为小区有人认识盒马某个店长,大家在社区群里接龙,超过5000个需求,店长便会把购买的链接扔到群里,大家自行购买,盒马批量配送过来。盒马卖的是一个包含12种蔬菜的套餐,用户无法自己选择,大家管这叫“保供套餐”。除此之外,盒马成立了助老服务小组,与政府对接,把供应商的捐助物资发放给75岁以上的独居老人。

到后来,盒马改进了方式。不再局限于小区,只要某片区域的购买人数超过一个数量,就可以申请开通站点,每天一到开抢时间,大家直接在盒马上抢。

“但是盒马的保供套餐也不是每天都开放,是分区域开放的,我们小区可能两天或者三天轮到一次。”周周说。

盒马的方法,是节约运力的好方法。这种方法,类似之前电商平台打得如火如荼的社区团购,但是社区团购在封控面前不堪一击。

“社区团购,我随时都在关注,但凡能下单,我就下单了,不管第二天能不能到,反正到不了就退款,能到我就烧高香了。”周周说,自从3月中旬封城之后,无论是优选还是多多买菜,她就没成功团购过。“我外公住奉贤区,三月二十五号还是二十六号,我最后一次帮他补货,之后的话就没有成功过了。”

周周说,因为团购的自提点需要找一些合作商,但是这些合作商要受控于一些封控的政策,很多都已经关门歇业了。

“这次电商平台全军覆没。”她说,抢菜这么长时间,她感觉电商平台的靠谱程度从大到小,分别是叮咚、盒马、美团。“叮咚毕竟是上海本地企业,本地资源多一些。”

“我了解的情况,有可能首先平台分拣人员是不够的,即便分拣够,后面的运力也是不够的,万一有个小哥查出来阳性,这个时候又把他的运力给断了,因为人员一定是越减越少的。”同样家住闵行区的Joanna,也是一名团长,她这样分析平台背后的原因。

近期,周周找到了另一个“非常好的渠道”,那就是中粮。中粮会在社区群里发套餐,邻居们接龙报名,“中粮非常好,价格合理,而且不必先付款,但送货贼慢,可能我周一订,下周一能到。感觉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的状态。”

前段时间京东的自杀式物流报道之后,周周收到了3月底买的货。

“徐雷之前也是承诺京东全力以赴,后来一直不到货,大家都开始疯狂骂京东搞营销。但我个人觉得没有,因为我现在确实收到货了。”周周说,“这说明京东开始启动他的物流了,也就是说,现在从京东上购物是可以的了,只是慢一些。”

微信+电话,团长团购自救
Joanna也是一名团长,她说,最早大家等政府礼包,久等不来,居委会的渠道拖了10天还发不过来。自己家里物资实在太缺了,于是开始自己找对接的品牌,自建保供线。

政府为了防控疫情,审批通过了一批保障供应单位,简称保供单位,没有保供单位的资质,算是非法经营。Joanna说,她通过各种渠道,联系了很多家保供单位。

“光是保供单位还不行,你还要有通行证,才能把货运进来,上海现在的通行证种类很多,没有这些证,你有货也送不进来,要自己去找货车司机运货。央企往往资源比较多,一般会有通行证,所以能省不少事儿。”Joanna说,为了确保安全,她主要联系央企。

通过自己的社会关系找到保供单位之后,Joanna会和对方确认最低起送的额度,然后报上自己小区所在位置,保供单位确认有送达该社区需要的通行证。然后,Joanna在小区的群里发起团购,大家进行接龙。凑够了起送额度,发起群收款,把购买的款项打给对方,对方便会进行配送。为了确保物业接收,Joanna会在社区物业备案,保供单位把货品送到小区物业,物业确认手续齐全后会收下货物,然后志愿者挨家挨户进行分发。

“现在我们要买一些菜品,只能按照种类去买,比如说我们现在需要吃豆腐,那就得去联系豆腐的品牌商家,说我们想要做这个团,厂家要求我们统计需求。我们在群里就接龙,报上数目之后,厂家会出一个套餐,我们付全款,在物业报备。配送需要的证件,厂家自己搞定,他们会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来。来了之后,我们会出动志愿者一起卸货。整个都是原始的状态,根本没有平台的介入了。”周周说。

“各单位通行证也不一样,有的保供单位的通行证全上海通行,有的只能在某几个区通行。”Joanna说,她以此类推,搭建了蔬菜、鸡蛋、鸡肉、乳制品等供应链,陆玖财经在Joanna的朋友圈,看到了各种各样的群。与此同时,在小区长大的Joanna,也在做一些助老项目,帮助社区的一些老人。

周周也是她所在社区的团长,为了广撒网,她手里大概有二三十号群,全都是用来团东西的。她告诉陆玖财经,生活物资要通过团购的方式运到他们的社区物业,除了正常的经营许可证之外,还需要生活物资保障单、各种区域的临时通行证等,司机48小时核酸证明等等。

“我有朋友创业,做的互联网菜谱,为了这些手续,他们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。最近才把证件搞齐全。”周周说,社区一些邻居在上海周边有亲戚是菜农,但是因为不是保供单位,没有通行证,也是爱莫能助。

这种扁平化自发的团购,是目前上海最通行的解决办法。周周估计,社区自己组织的团购,解决了生活中80%以上的需求。电商平台抢菜,只能解决20%。

面对封控,电商平台也在“转战”微信。

美团反应比较快。根据美团方提供的资料,美团买菜上线社区集单服务,以居民小区为单位开通服务,优先覆盖封闭小区多、配送压力大的重点区域。首批开放的服务区域为松江、宝山、徐汇及普陀。小区邻居可以在微信社群里接龙下单,达到一定数量后,第二天,美团买菜工作人员将会把商品统一配送至小区里的指定地点。

这种方法和上海人自发的团购异曲同工。家住闵行的Joanna还没体验到美团的集单服务。她向陆玖财经表示,集单的做法,除了要拿到各种通行证之外,还要物业、居委会的同意接收,要跑起来需要很多沟通。Joanna说,她在松江、宝山这些区也有朋友,但很少在朋友圈看大家用过。

“黑市”在微信肆虐
近日,网上跑腿小哥日进1万的视频在流传。一些商品哄抬物价、小哥提高运费的消息不时见诸媒体。

某研究零售的机构,在4月15日访谈了一位陆家嘴的跑腿小哥,小哥表示,现在在外面跑的比平时少了90%,小哥们接平台单子的很少,都是在外面自己通过微信群或者朋友介绍,私下接单。因为平台单子一是量很少,另外,赚的钱实在太少,他有一个同事一天接了5份平台单子,只赚了35元。

在非常时期,跑腿小哥要完成一单,付出的比平时要多得多。

接到任务之后,小哥要找到附近超市或者小卖店门口,超市不让进门,只能扫门口微信群的二维码进群,排队接龙登记要采购的东西,线上付款,里面有人递出来。一般会有8-10个人在排队,最快也需要一个多小时,排队比较艰苦,也耗时间。

另外,商品也在涨价。这位跑腿小哥根据自己的印象反映,目前烟主要是小商贩在卖,涨幅大概有80~90%,超市的便宜的烟都快卖完了;一些食品饮料涨幅大概在50%左右,蔬菜涨得最多,100%以上。

小哥在街上跑,交警或者大白会来随机检查,如果没有核酸,会当场遣返,不让继续跑单子。所以,小哥的“战斗性减员”也是随时在发生。很多小哥也不能回小区住,很多回去就出不来了。美团和饿了么都在为小哥们提供住宿。但在一些流行的短视频报道里,仍然有一些小哥选择在桥洞等地方凑合。

物资稀缺,成本上升,一些基于成本的合理涨价在所难免。但是也有投机者从中谋取暴利。

在上海长宁的陈太太说,他们都知道一个事情,浦东航头镇有一个人在方舱隔离结束,需要自己回家,他发动朋友找车,对方开价100元一公里,回家13公里,花了1300元。

“才封城的时候,我们让小哥带过几次采购,每次200-500,但是后面有出入证的越来越少了。价格就会往上涨。500都不是最贵的。”陈太太说。

周周曾要买一件物品,找到一个认识的小哥,这个小哥只有闵行区的通行证,但是发货点在另外一个区,小哥表示爱莫能助,于是介绍另外一个区的小哥,通过接力的方式送过来, “我付过三百块钱的代价,运输五公里的奶粉和尿不湿,也花过1200,它不是一个人的成本,它会有好几个接力的成本。”

很多地方有路障,没有通行证就过不去。因为自己有好几件东西要取,周周曾经想过找一辆可以跑一天的车,找了一个基金会的一个人帮着找,回复说没有办法包一天,包半天是三千块钱。

拉货可以找货拉拉,只要你肯付钱,周周说,现在小哥们根本不按平台的价格,要私下协商,价格大概是市场的三倍。但是小哥们也有问题,他们很难全市通行。

“在没有团长之前,我们的需求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靠这些小哥来完成的。”

团长很大程度上解决了物资问题,但是也给了一些小商贩可乘之机。

“我们知道团长是有一点佣金的,比如5%-10%,这是商家给的。当然大部分团长很好,比如我们小区,团长把自己的佣金拿出来帮助社区的老人买些东西。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。”陈太太说。

“直接找到保供单位的,价格都不会太离谱,但是一些真正的团长可能资源有限。这就让赚钱团长有机可乘,他可能本来就在外地的某个城市,有渠道拿到物资,再倒卖给团长,当起了二道贩子。你看一天到晚什么资源都有、到处开团的,一般就是这一类。”周周说,“前几天想去团成熟度比较高的黑标橙,10斤的包装,卖到700块钱一箱,那也没办法,我们没有其他渠道能够买到这些。”

私域流量监管难
因为兼具联系和支付交易的功能,微信成了这些“黑市”交易的最佳载体。周周说,她一般都是和小哥或者司机在微信上进行交易。

即使在货拉拉发生的交易,也会最终转移到微信。周周说,如果需要运货,在货拉拉发出需求的时候,货拉拉的司机师傅,在接单后会电话她,要求她取消,然后进行微信交易,报出更高的价格。

在这场封城生存战中,微信帮助团长实现了社区自助,这是微信的伟大之处。但是正因为便利,私域社群也成为了私下交易的温床。

封城一个月的时间里,最先认识到微信私域流量价值的,当然是跑腿小哥。

陈太太在封城期间去医院回来,在小区看到一个跑腿小哥在分面粉,说了些好话总算100元买到5斤的面粉。跑腿小哥特地加了她的微信,说后面如果有需求可以微信直接联系。“不过后面我们有了自己的团购,就没怎么找这位小哥。”

根据上面的研究机构的访谈,外卖跑腿小哥,通过朋友介绍进群,直接和需求方对接,在微信谈价格,客户网络慢慢做起来。和跑腿小哥一样,一些运货司机也疯狂加微信。

如果说小哥打造了私域流量,那这个私域流量是这个阶段上海最刚需的私域流量了。

小程序和微信群是目前核心的私域流量形式,但是相比之下,微信群更难监管。

“这些交易说到底也是两厢情愿的,这也符合人性与市场经济。”Joanna说,“如果没有这些小哥或者司机,供应链更紧张。”

私域流量的监管向来是个问题。它不像小程序,小程序内的交易都是基于既定的规则,痕迹皆有留存。但微信不同,在非常时期,即使某个人近期频繁收款,也无可指摘,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。

但无论如何,私域流量不该、也不能是法外之地。

admin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-04-2221:59:46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qc60.com/2022/186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