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下朱村网红第一村微商直播微信群

admin
admin
admin
3360
文章
1
评论
2020-07-0409:43:28北下朱村网红第一村微商直播微信群已关闭评论 261

 

北下朱村网红第一村微商直播微信群

义乌网红村北下朱村不大,一共99栋建筑,7400多家商户。住在这里的人出行很少开车,最便捷的交通工具是电动三轮。

陈彪说,开车速度太快,会错过北下朱的精华,电动小三轮够方便,想在哪里停就在哪里停。

义乌北下朱电商小镇

90后湖北孝感人陈彪,在义乌6年,原来的形象符合“社会青年”的大众印象:走路略带社会摇、长发扎成小辫儿、犯事进去过两次、烟不离手。

不过,现在的陈彪习惯了三轮车的缓慢节奏,并在缓慢驰行中用手机拍视频,记录在义乌的生活。

他用手机记录了北下朱方圆5公里之内的角角落落,记录过北下朱档口老板生意的内幕、义乌网红深夜的直播,也出现过便宜到只需十几块钱的羽绒服,利润很高的网红鞋等。这些视频让陈彪在网上收获了50多万粉丝。

和2013年初到北下朱时相比,陈彪不仅在北下朱赚了点钱,还积累了一票拥趸,从一个社会青年转变成了义乌大V。

陈彪说,在义乌北下朱的6年就像重新读了一遍大学,甚至比大学教给他的还多。

北下朱不只有钱和利益,还有成长和生活。

剪去小辫儿,告别黑历史
陈彪最初来到义乌,其实没打算久留。

2013年,在湖北上大学的陈彪正在为就业发愁。如果按照所学专业就业,他应该在某家医院的药房里当个药剂师。不过,陈彪天生爱折腾,药剂师的工作不适合他。

因为上学时跟几个社会人混在一起,陈彪和一个做高利贷生意的社会大哥关系不错。社会大哥有一笔百来万的欠款收不回来,欠款人拿一批货抵给社会大哥,这批货就在义乌北下朱村的仓库里。

社会大哥派陈彪到义乌把这批货处理掉,到手的钱分他几个点。货处理完后,陈彪也赚了一笔。

陈彪发现,在义乌北下朱,随便卖点什么都能赚到钱,干脆在义乌租了一个房子住下,办了暂住证,成了“新义乌人”。

陈彪性格爽快,喜欢飙车、喝酒、抽烟、交朋友,在北下朱三年时间就扎下根。靠朋友帮忙,每个月卖发光玩具能赚几十万。

有了钱,人也开始发飘。有天晚上和朋友喝多了酒出门飙车,迎面碰上交警,判了个醉驾,吊销了驾驶证。

从此之后,陈彪戒了开车和喝酒。现在只有烟一直戒不了,一天两包花利群,一包自己抽,一包分朋友。

醉驾出来之后,又因为卖了一批假烟,2017年初,陈彪又进去了。

再次出来时,陈彪想离开义乌去别处闯闯。

大半年时间里辗转四川宜宾、东北沈阳等几个地方,尝试过泥水工人,摆摊卖过衣服。兜兜转转,他还是买了一张火车票直奔义乌。

陈彪剪掉留了好几年的小辫儿

一回到义乌,陈彪就找了家理发店,剪掉留了好几年的小辫儿,理了一个清爽的短发,决定告别黑历史,在北下朱从头来过。

义乌大V的诞生
在这之前,陈彪的主要精力放在赚钱上,赚钱的事情都做。虽然也在快手上拍过一些短视频,但主要以卖他的发光玩具为主。

再次回到义乌后,陈彪觉得北下朱就好像自己的第二个家,这里有熟悉的街道和招牌,奋斗的人和生活,以及自己灰头土脸的日子。

再次回到义乌后,陈彪把手机镜头对准北下朱的人和事

他把手机镜头对准了这里的人和事,以一种介绍自己家的语调介绍义乌和北下朱。他不再聚焦自己那点小生意,发布的平台也从快手转移到了今日头条。

在头条上的第一支视频,陈彪盯上他的一位朋友,义乌当地的一位直播网红。

“实拍义乌网红村主播都是怎么卖货的”,这个视频发出去一个小时就引来了2万次播放。

这支视频最终带来了46万次播放,让陈彪涨了两三万粉丝。

之后又尝试了几支视频,比如“初来义乌你应该知道的事”、“福建女孩来义乌做主播一天赚2万”、“实拍义乌本地老板开办网红培训内幕”等等,都有好几万播放量。

“初来义乌你应该知道的事”这支视频给不少到义乌谋生的人很大帮助。

31岁的新疆青年王浩本来在乌鲁木齐卖手机,这几年手机越来越难卖,看陈彪的视频,干脆关了店跑到义乌找陈彪学拍视频;95年四川女孩刘双琴,毕业之后在杭州做了一年的天猫店运营,也从陈彪的视频里看到义乌的商机,决定在义乌常住。

91年的安徽小哥王刚已经做了7年厨师,也从陈彪的视频里发现义乌的魅力:“给自己一年时间,在这里找找机会。”

跟着陈彪拍视频的小伙伴正蹲在地上剪辑视频

陈彪发现,他的视频对那些挣扎于创业、做生意边缘的年轻人有很大吸引力,展现义乌角角落落的内容通常都能获得很好的播放量,从而收获大量的粉丝。

如果有“下沉人群”这个群体,陈彪的视频能够带给这一群体年轻人一种希望:只要努力,在义乌任何人都能逆袭的机会。

一发不可收拾,几支视频下来,两个月时间涨了10几万粉丝。

“彪哥的视频很真实,所以好看。”每个人都这么说。

随着在网络上的走红,陈彪在线下也逐渐成了北下朱的名人,认识他的人都叫他“彪哥”。

拍视频不为赚钱
陈彪的视频在今日头条平台上播放量很大,累计播放已超过1000万。商业嗅觉敏锐的义乌档口老板找到陈彪,愿意出钱请陈彪去拍。

对于介绍产品的拍摄,陈彪一般都婉拒。

“没意思。”陈彪说,“拍了也不会火。”

对于拍摄对象,他有自己的选择。

比如一家主营春联、灯笼等节庆用品的档口,是北下朱唯一一家做这个领域的店面,背靠工厂,价格极低。临近春节,节庆用品即将迎来一波销售高潮。

陈彪举着手机边拍边进店,老板从电脑前站起来迎接。老板边发烟边说,“彪哥的视频太厉害,可能我这里的货都不够卖。”

陈彪正在录制和老板对话的视频

只要跟着陈彪在北下朱的街面上走一趟,就能感受到“义乌彪”在当地的气场,一排档口多数老板都欢迎陈彪的团队进店拍摄。

陈彪在义乌有个玩具厂,每个月七八十万流水,足够日常生活与生意周转。所以,他对拍视频赚钱没有太大的动力。

跟着陈彪学拍视频的一票粉丝,却急于通过视频带货赚钱。

“不要介绍产品,不要想着带货,不要想着赚钱。”陈彪在每晚8点多他们团队的分享会上多次向团队成员强调,“越想赚钱越赚不到钱。”

每晚的分享会,一群人围着交流视频制作的经验

其实在义乌拍视频的主播团队很多,有的逐渐发展成了短视频培训公司,有的则成了带货主播。像陈彪这样不以赚钱为目的,却意外收获大量粉丝的,没有。

他成了一个免费的北下朱宣传员。

“这里每两个月就会有一种新的模式出来。”陈彪说,“我介绍的这些对网民是很有吸引力的。”

去年过年陈彪没有回家。他已经快两年没回家看父母了,他说他爸有时候会在直播间里给他刷礼物。

陈彪并非不想回家,只是义乌北下朱的每一天都是新鲜的,只有在电动三轮的缓慢驰行中,他才不会错过。

  • 微信砍价群
  • 微信公众号
  • weinxin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关注公众号
  • weinxin
admin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-07-0409:43:28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qc60.com/2020/271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