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乌北下朱村,网红直播“抢”头盔

admin
admin
admin
2973
文章
1
评论
2020-05-2309:51:21义乌北下朱村,网红直播“抢”头盔已关闭评论 88

“前天18元你不信,昨天26元你不交定金,今天48元你来抢。”昨天下午4点,义乌江北下朱村一间门面前,两个戴头盔的女孩面对手机镜头,即兴创作视频段子。
义乌北下朱村,网红直播“抢”头盔
因为小商品和物流优势,位于义乌城东北市郊、距离义乌国际商贸城不到2公里的江北下朱村,近来成了“网红直播第一村”。在不少抖音、快手视频里,这里是“遍地爆款”的“北下朱”。

而头盔,是北下朱这几天最火爆的单品。

头盔一天一个价

5月17日晚,“头盔涨价”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。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5月19日13点,“头盔涨价”相关阅读量已经攀升至3.9亿次。

北下朱的雷达要更灵敏些。再早上两天,在北下朱的不少资源共享群里,头盔就已经悄悄登场。

“收2万个头盔,有现货的私聊。”群里有人发言,应者很快络绎不绝,价格从35元至58元不等。王贝翻出手机,微信群里的消息仍在不断刷新,甚至有人放话,要一口气收30万个现货。

一个兜售头盔的人发的朋友圈。

一个兜售头盔的人发的朋友圈。

“基本一天一个价,只涨不跌。”上周,王贝第一次见人叫卖头盔,当时北下朱的爆款产品,还是泡泡相机和电蚊拍,“批发价才18元,还有不少人问,怎么突然卖起头盔了。” 隔天,5月15日,浙江省通过《电动自行车管理条例》,对未佩戴安全头盔的驾驶人和乘坐人,处以警告或最高50元罚款。

王贝这才发现,早在一个月前,公安部交管局就正式启动“一盔一带”安全守护行动,宣布自6月1日起,依法查纠摩托车、电动自行车驾乘人员不佩戴安全头盔,以及骑车驾乘人员不使用安全带行为。

“这波行情要一直火到6月了。”王贝预测,头盔也霎时成了北下朱的“明星”。

“政策一出来,很多商家直接跑到工厂去找货源。”在北下朱做纺织品生意的唐静,第一时间转入了头盔市场,在厂商和买家之间游走,她说自己做的生意,就是利用信息赚取差价。

近一周来,每天有几十通电话拨入,全是要头盔的。“主要是现货货源少,来订货的人又太多。”唐静说。

急速上涨的需求,很快抬升了价格,原本十几元一个的头盔,水涨船高至近50元。如果想要讲价,立马有人回怼:“你去平台上搜搜,现在一个头盔卖多少。”的确,在几家大型电商平台上,电动车头盔的要价已经普遍在200元以上,更有甚者卖到了1599元。

“现在就怕备不到货,能找到货源,就有钱挣。”在唐静看来,头盔的价格肯定还会涨。

苏州赶来的采购商,一口气要10万个

天色渐晚,微商和主播们陆续出门挑货,整个市场依然火爆。路旁的停着的SUV,敞开后备厢,几个年轻男女摆出一摞各色头盔,价格都在45元以上——这比下午4点我们打听到的均价,又涨了5元。围观者里,很快有人打款。

最近两天,现货成了头盔“倒爷”们的第一选择。

“有没有现货?”

“你要多少?”

“10万个。”

“要交定金等货。”

“价格多少?”

“现在不能说,等通知。”

几个纸箱搭建的临时摊位前,刘明朗领着另外2名从苏州赶来的采购商,听到没有现货后,摆摆手离开。

有卖家告诉刘明朗,“这么大的量,肯定需要订货。”但刘明朗不乐意,“不想这样弄了,没意思。”

前几天,他曾订过两批货,订金打过去后,发货时间却一拖再拖。

近些天,义乌已出现不少“头盔”骗局。义乌公安公开发出提醒,5月17日-18日两天,共接报该类警情12起。

这几天,刘明朗一直忙着联系头盔厂商。“昨天才订了一车头盔,定金交完都准备发货了,却被下家撬走。”刘明朗们担心再被“挖墙脚”,他们连夜从苏州开车赶过来亲自上门收购。

一辆满载头盔的三轮车前,刘明朗相中一款带合格证的哈雷样式头盔。几个人一商计,直接包下了所有500多个头盔。

他们的大手笔,很快吸引了路边的其他卖家,不过有现货的不多。挑了一圈,刘明朗他们抢到3000多个头盔,离预期的10万个还有些距离。

苏州进货老板开口要的大单,吸引了各路卖家。

“今天卖不完更好,明天价格还要涨”

5月17日晚上7点,周胜把刚抢到的一车头盔运进北下朱市场,还没来得及扒口饭,就被几个买家围上了。一番竞价之后,这批1000个头盔,以42元的单价被一位江苏的采购商全部收下。

收了钱,送走客户,周胜在路边吃了一个煎饼,开车离开。3个半小时后,他到达温州乐清一家头盔厂。

厂里车间灯火通明,头盔正在一刻不停地生产出来。门口,已停了不少等待拉货的车。

“一个厂一天也就差不多能生产6000个头盔,不来这里守着,根本拿不到货。”才做了三天头盔中间商的周胜,担心订货被人截胡,选择跑到工厂蹲点抢货。

经过一夜的沟通和等待后,第二天早上,周胜抢到600个头盔现货。虽然不如前一天收获大,但周胜觉得总算没白跑一趟。

“一天比一天难抢,拿到600个不错了,也能赚个好几千。现在市场上能有几个有现货的啊。”有现货傍身的周胜,回到义乌后,安心睡了一觉,晚上带着头盔又出现在了北下朱市场。

“48一个,600全清。付完钱直接拉走,就OK了。”面对来询价的买家,周胜抬高了价格,他不愁卖不出去,“今天卖不完更好,明天价格还要涨。”

周胜啃了口蛋饼,他的货,就在旁边一公里的仓库。对头盔的来路,他守口如瓶;但旁边停着的SUV上,“晋X”的车牌,泄露了周胜的来路,他来自山西运城,原本在这里做抖音账号的幕后运营。据他说,最近两天,同事们“没人做抖音了,都跑来找头盔了。”

停在周胜车旁,另一位“倒爷”也开张了,他操着一口流利的“京片子”。一位河南买家相中了他的货。两人一边往仓库走,一边打电话给物流公司,“要一辆货车,现在就走,去河南”。

短视频演双簧卖头盔,有人说和预期有差距

四五十元一个的头盔,转手到了网红、主播们手里,价格又得翻上几番。

昨天下午4点,一场阵雨过后,北下朱一家化妆品店家门口,“大戏”上演。

原本聚在一起躲雨的短视频拍客陆续开拍:年纪稍大的女拍客先戴起头盔,对着镜头叫嚷着:“买头盔送电动车,最后五千个”;随后一身嫩绿短T的女生,更是拉上了老板做配合,“一会我问你40元卖不卖,你就让我滚出去。”

稍一合计,两人很快选择合作,一个演老板,一个演客户。脚本是几分钟内,和边上观众“头脑风暴”出的,“前天18元你不信,昨天26元你不交定金,今天48元你来抢。”观众也掏出手机拍摄,发出一阵哄笑。

晚上6点,北下朱进入直播高峰。

有主播戴头盔直播“炫富”

有的主播借店铺一角,支起灯光和三脚架,就地开播。两个东北来的姐们挤在逼仄的货架间,简单招呼过直播间的观众,就捧出了今天的招牌产品——头盔。“和炒楼盘没什么区别,昨天早上32元、35元、38元,天还没亮都涨到了40元。”她们夸大着市场行情,末了还强调,“关键是抢不到”。很快,第一波二十个头盔售罄,接下来几次补货,75元一个的头盔依然很抢手。

直播进入到高潮,依然有不少观众留言称没有抢到头盔,两位主播决定“加一段戏”。

两人眼神稍一沟通,再比划出几个手势,另一边的主播心领神会,“这样,我们去求求厂家老板,再匀给我们30个好不好?”紧接着她消失在屏幕外。几分钟后,还在招呼顾客的店主跟着她进门,变身“厂家老板”,对着屏幕熟练地介绍了几句,答应再给40个现货。

时间走过零点,整个市场灯火依旧。

王贝来北下朱村已近2个月,他从河南自驾过来,就是看中了这里的直播气氛。在北下朱他找了2位同行,决定合伙做直播带货。

2周前,他在抖音开通账户,尚在纠结“出道”的组合名,究竟是叫“义乌大舞台”,还是“义乌三贱客”。

没更新多久,王贝的抖音小视频就暂停了,上一条视频还停留在4天前。

“视频先不做了,卖头盔赚点小钱。”他找了几家供货商,随后就成了市场里众多头盔“倒爷”之一。原色头盔售价40元,带图案的要再加6元,有人下单,他再去找供货商提货。

不过,和我们采访中遇到的,动辄说自己“日销几千单”的卖家相比,王贝挺实诚:两天下来,他卖出去2笔,加起来赚了不到1000元,这和他的预想有着不小的差距。“整个市场都在卖头盔,一个头盔我就赚2—3元钱,生意没想得那么好。”

开年以来,北下朱见证了多波风口。不知道这次,何时会退潮。

  • 微信砍价群
  • 微信公众号
  • weinxin
  • QQ砍价群
  • QQ扫一扫
  • weinxin
admin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-05-2309:51:21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qc60.com/2020/2309.html